乐中乐娱乐场网址 冰城史话|百年小站?香坊火车站的前生今世皮

时间:2019-01-16   编辑:dede58.com   点击:141次

一位记者在探访香坊火车站时这样写道:“提起哈尔滨火车站,你一定会想到匆匆的旅客,喧嚣的售票厅,热闹的候车室……这些标志性的符号,都与香坊区通站街118号的那个建筑搭不上边儿。它是那么安静、从容,没有密密麻麻的人潮,没有纷乱嘈杂的声音,经过岁月百年的洗礼,依然安静地站在那里——它就是哈尔滨香坊火车站。”香坊火车站就是这样,可能你与它已近在咫尺,你却嗅不到它的味道;那座掩映在树丛后的一层俄式站房,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,将自己的故事看得云淡风轻,从不与人诉说。(皮皮狗 摄)(一)哈尔滨的历史与铁路是密切相关的。据史料记载,香坊火车站始建于1898年10月,是哈尔滨最早的火车站。1898年,俄国人开始修建中东铁路,两年内在哈尔滨建设了3个火车站,分别是哈尔滨站、松花江站、秦家岗站。松花江站位于松花江南岸、中央大街北端西侧(现友谊宫址),后改称码头站,最后停用并拆除,仅留下两座建筑,现为公园餐厅和江畔餐厅。秦家岗站就是现在的哈尔滨火车站,但其俄式建筑已于1959年拆除。而当时的哈尔滨站曾改名为老哈尔滨站,也就是现在的香坊火车站。哈尔滨老一辈人中有这样的传说:“先有香坊,后有哈尔滨”。1898年,中东铁路工程局设立在当时的香坊“田家烧锅”院内,俄国首批铁路工程技术人员抵达香坊后,即在这里修建了火车站,称“哈尔滨驿”。并将周边各村屯联片规划,建立了工兵路(现公滨路)、草料街、陆军街等30多条街道。同时,修建了许多附属建筑,包括宗教建筑、地方事务所、铁路医院、守备军司令部、小学及近代企业等。这些道路与建筑形成了近代哈尔滨的城市雏形,这大概就是“先有香坊,后有哈尔滨”的由来。1903年7月14日,中东铁路全线通车,由于人们称南岗区为“新哈尔滨”,为了区别起见,1904年把香坊“哈尔滨站”改为“老哈尔滨站”,1924年,又将“老哈尔滨站”改为“香坊站”。(图片来源:哈尔滨新闻网)上面这张老照片,是现在能找到的唯一一张公开的香坊火车站最初的影像资料。可以看到那时的站前广场不很宽大,地面不平还有沟壑,左边有俄式房屋和一盏悬挂在木杆上的油灯,下面立有一人。沟壑中木杆上的东西像是风向标。右边是车站候车室,从比例上看,似乎比现在的高一些,主房顶上有旗帜,门下没有台阶,与辅房之间的连接也没有凹凸对称式。这就是1898年至1925年间香坊火车站的原始面貌。遗憾的是,1900年的庚子事变中,俄国军队为了镇压义和团,血洗了“田家烧锅”,导致许多村屯被毁,市街被破坏。1903年,中东铁路工程局移至新市街(今南岗),曾经一度繁荣的西香坊地区日渐冷落,只停留在城市建设的雏形阶段,从而使香坊站及其周边地段变得日益冷清。(二)(皮皮狗 摄) 1925年10月香坊火车站建成新站舍,由俄罗斯工程师设计,属典型的俄式建筑,仿古典的折衷主义建筑风格,砖木结构单层建筑,平面呈“山”字形。临广场立面为主立面,“横三纵五”构图,中间为入口,左右对称,形态完整。上开瘦长的拱券窗,带有白色装饰窗楣。窗额檐口的装饰构件衬托隆起的屋面,整体造型简洁、曲线流畅。屋面上有三个独立的孟莎式绿色屋顶,变化丰富,上开老虎窗,突出古典之风。墙面色彩以米黄为主基调,辅以白色线脚装饰,体现出富丽而典雅的气氛。这种折衷主义风格盛行于19世纪的欧美,是一种博众家之长于一身建筑风格。现存的香坊站建成已近百年,它既显示了哈尔滨百年前铁路建筑的形态,又反映了20世纪初哈尔滨近代铁路建筑的建造技术水平。站房内立面。站内全貌。香坊火车站原隶属于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车务段管辖,2015年6月起划归哈尔滨东站管辖。2017年11月开始隶属于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。2007年被哈尔滨市政府列为哈尔滨市一类保护建筑。站房内左侧的售票处。站房内右侧的检票口。香坊火车站百年来历经中东铁路、伪满铁路和人民铁路三个时期,如今已从建站之初的列车会让站,发展成为哈尔滨铁路局的客货运一等站。据该站客运部的工作人员说:“这个百年老站挺神奇的,每当有火车经过时,都能感觉到它在晃动,可是过去了这么多年,它依然坚固。”1996年车站改造时,要从墙上打通一个门,凿开墙后,施工人员发现一米多厚的墙里面都是拇指粗的钢筋。在场的人都说,这个车站,再过100年也没问题。站前广场。(皮皮狗 摄) 2001年,香坊火车站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全新改造。站前广场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,广场上设置了休闲长廊、景观钟表、历史回顾石刻等设置,变身景观花园,成为市民休闲纳凉的场所。尤其是造型逼真的铁路信号机、原汁原味的木枕线路,中东铁路时期的欧式街灯等,这些充满中东铁路元素的艺术景观,令候车旅客和休闲市民流连忘返。(皮皮狗 摄)(皮皮狗 摄)(三)这座百年小站不仅是人来人往的驿站,还有一群小燕子在这里筑巢安家,每天进进出出。据车站一名客运值班员介绍,香坊火车站在1998年5月迎来了两只小燕子,最初在候车室筑巢安家,等到10月份两只燕子带着它们的宝宝飞走了。此后每年,燕子都会领着子女们回到这里,现在燕窝的总数已经超过30个,燕子的数量有百余只。在售票厅的屋顶四周,随处可见一个个燕窝,有的还把窝筑在了监控摄像头上。见有旅客进入室内,几只小燕子欢快地飞来舞去,有的还站在吊灯上面朝人发出几声悦耳的“问候 ”。燕子们这一住就是20年,人与燕子共处一室彼此似以达成默契,每晚8时站舍关大门前,百余只燕子都会准点飞回售票厅。香坊火车站近些年里经历了至少3次站舍改造,每次整修,客运员都当起“监工”,一再嘱咐工人不要损坏燕窝,有时还把工期推迟到燕子南迁,这几十个燕窝才完好地被保存下来。 20年来,这些燕子与客运员成了“老朋友”,陪客运员一道儿接送旅客,与我们一起守望着这座百年小站。(四)香坊火车站早已过了百岁诞辰,值得庆幸的是,它居然在十年浩劫中安然无恙,基本保留了原始的风貌。任时光流逝,依然默默地向人们展示着它不可抗拒的艺术之美。作为中东铁路的始建地,虽然脸上写满沧桑,但仍固执地行使着自己的责任。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等影视作品在此拍摄。如今的香坊站,拉滨线、滨绥线穿行而过,除大量的货运和客运列车经停外,还有多条始发客运至五常、东方红、绥芬河、帽儿山等地。近年来,为了满足旅客的出行需求,香坊站增至6个人工售票窗口,6台自动售、取票机,并在原400平方米候车室的基础上,扩建了1133平方米的候车室,可同时容纳1000余人候车。(图片来源:人民网)(图片来源:人民网)与其他火车站周边商家林立、人声鼎沸、热闹繁华不同,在此上车下车的旅客并不多,候车厅里也很安静。初夏的清晨,站前广场暖暖的阳光下,几位老人坐在木椅子上,晒着太阳、聊着往事;一位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玩耍,孩子踏着滑板车跑着、笑着……这里完全是一种慢生活的节奏,人们的脚步慢了,时间仿佛也慢了下来。此时,一位女播音员用车站特有的松松软软的语调,播报着列车进站信息,声音漫过车站绿色的屋顶,飘落在广场的角落,一切仿佛刚刚苏醒。驻足间,哈尔滨的一章城记就在眼前。(2018.5.23)主要参考文献: 1、杨凤鸣主编《香坊区志》,哈尔滨出版社,1995年。 2、薛林平 徐璐思《中国近代火车站之哈尔滨香坊站建筑研究》,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成果,2011年。 3、刘彦宏《中东铁路上的百年火车站——香坊火车站》,生活报,2014年。 4、王剑青《哈市香坊火车站,旅途深处的慢时光》,新晚报,2014年。 5、苑金山 吴昌林 杨占刚《关于建设香坊区工业文化旅游廊道的调查与思考》,中共香坊区委办公室《调研参考》,2015年。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